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许昌 > 旅游资讯

天宝宫古今奇景

【信息来源:【作者:【信息时间:2018-11-23 09:47  阅读次数: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石梁皓月

天宝宫北面有一条古老的河流,由西向东穿过石固镇。明朝成化年间,春夏之交常常水势漫淹不可渡。有义士名吴芳,捐资白银千两,历时12载(成化十三年至弘治二年),于石固镇南寨东北角的河道上修筑一桥日“石梁”,河以桥命名,就叫石梁河。

石梁河上的这座桥梁,设计独特,建造精美。全桥为一孔。铁铸一梁陵空而架,每当夜深人静、皓月当空的时候,站在桥头观赏,但见清幽幽的河水中,倒映的明月十分美丽,月亮的清辉与湛蓝的天光和澄碧的河水浑然一体,似美玉莹莹闪光,似翡翠光彩夺目,似珍珠赏心悦目,微风乍起,月光水光两相徘徊,这时更激起你无限绮想遐思,觉得嫦娥奔月、吴刚折桂实有其美事呢。回头展望,那岗峦、那层林、那房舍,也都如诗如画。再看看天宝宫的楼阁殿宇、柏林修竹,仿佛自己处在仙境之中。这种美丽的景致,人们称之为“石梁皓月”,为许昌古时十美景观之一。清代诗人甄汝舟有诗日:“石梁河畔夜迢迢,暮见银蟾涌碧霄;水际连天浑一色,却疑身度彩虹桥。”萧元吉亦有诗云:“石漱泉通,秋高片月孤。波声翻玉佩,人影贮冰壶。露湿空明界,云归点缀无。遥山堆淡墨,象外任模糊。”这两首诗说的都是石梁桥畔月夜之美。

石梁桥与天宝宫近在咫尺,“石梁皓月”给天宝宫增添了艳光和诱力。如今河水干涸,难以目睹古桥月夜的美景了。

古柏衔烟

天宝宫的柏林,曾是一大景观,许多人为之心摇神动,赞叹不已。一位文人曾赋诗日:“巍峨碧殿天宝宫,古柏衔烟冲九重;中州惟独此一胜,多少游人醉其中。”民国二十年《许昌县志》载:“天宝官之柏林,二十年前尚有老柏数百株,阴森参天,不弱于北平天坛、先农坛之古柏,皆数百年国产也。”当地群众还特意为天宝宫的柏林建立“柏公柏婆”之神位,并立碑赞颂它为宫内垣宇修补,殿堂绘塑,以及归还散失之地,“其花费皆取树之资,其功不可泯没也”。

天宝宫的柏树,早在元代中叶,就已经挺拔劲秀、郁郁苍苍了。“红墙百堵,翠柏千株,”有人曾这样来描写过它。就是说,天宝宫的柏树不仅美,而且多,与红色的院墙辉映,十分壮观。据有关资料探明,天宝宫创建之初,就环绕700余米院墙种植了两行柏树,数达500余棵,还在山门之前的条小溪两边及直通天宝宫大门的一条道路两旁广植柏树。所以说:“翠柏千株”并非夸张之词。天宝宫的柏树不仅多,而且高大,目睹者说,株株茎干挺拔,枝健叶茂,茎千粗大者一、二十围(五市寸为一围),小者亦有数围,高10余米,十数里外可以看见。远远望去,像支支利剑直刺蓝天,这时你读唐人“刺破青天锋未残”诗句,不由情思飞扬。由于柏林繁茂,招来的鸟群也特别多,每当晨钟暮鼓之声荡起时,群鸟翱翔,翩翩起舞,悠悠荡荡,穿云按雾,给天宝官增添了无限生机和欢乐,令人流连忘返。

天宝宫的柏林胜景,延续了数百年之久,遗憾的是,70年代初期,毁于一旦。

手机扫一扫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